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收伏异形魔姬
收伏异形魔姬
此次的故事发生在奥瑞恩,一个和其他魔幻世界沒什麽区別的魔幻大陆,
是那种有人类,有兽人,有精灵,有龙这样稀松平常的世界,除了有那麽些微的
不同。
在一片广阔的大海上,一艘大型商船慢悠悠地晃荡着,此时万裏无云,风和
日丽,恰是出行的好日子,船上的水手和游客们也悠哉地在甲板或其他地方打发
时间,衹是在这悠哉的氛围下,有一个游客的表现却表现得有些格格不入。
这是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银发青年,穿着朴素的布艺,腰间挎着一把村子裏
的铁匠铺就有卖的铁剑,脸庞清秀甚至略显稚嫩,此时的他看着无垠的大海,而
经过了这麽久的海航,其他的人哪怕是最喜欢海的游客都沒兴趣再看大海,这个
青年的表现就像是一个刚刚走出村子闯荡世界的菜鸟,充满活力,对一切都充满
了好奇心。
衹不过青年眼中的深邃如同无底的深渊一般,哪怕是眼前的大海也及不上青
年的一丝一毫。毕竟是故事的主人公,总要有些特殊的地方来表现他的与众不同,
哪怕是沒长相沒潜力沒天赋沒外挂沒穿越的主人公,也得用有志气来表达其不凡。
「妳好啊先生。」就在青年静静地看着大海,不知道在想些什麽的时候,一
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青年转过头,眼前是一个士兵打扮的俊朗男子,「我是
领主的护卫,请问妳叫什麽名字。」
「……」青年微微皱了皱眉头,半晌说道,「风清欢,来到梅塞镇衹是为了
随便看看,曾经是一个农民,再见。」
不给士兵继续询问的机会,青年便头也不回地回到船舱,士兵被青年冷待也
不以为意,而是微微笑道,「看来接下来会非常有趣呢。」
——————————
数小时后,船衹停泊在梅塞镇的港口,靠稳后,被漫长而枯燥的航程折磨的
人们迫不及待地走到陆地上,同时港口上早就站满了等待船衹的人,或是准备卸
货的水手,或是迎接游客的导游,或是冒险公会的接待者,一时间人们匯成一股
股人流向着梅塞镇中心涌去。
风清欢最后一个走在后面,此时他的脸上有些困惑,按照他原来的计划,他
打算到梅塞镇的冒险公会,找几份探险类的活计一边赚钱一边了解这片大陆,但
此时他的脑海裏却有个声音告诉他,他有个更重要的地方要去。
风清欢理了理思绪,自己在这一路上并沒有受到精神方面的攻击,那麽应该
就是直觉了。他摇了摇头,不再思考这些,打起精神向直觉所指的方向走去。
梅塞镇作为一个海港城市,其繁荣程度也非常之高,巨大的广场排满了各种
各样的临时店铺,世界各处有特色的商品在这都能见到,不论是蛮荒之地的奇门
武器,还是险恶之地的稀有材料,乃至禁绝之地的秘法都能找到,各种口音的吆
喝声不绝于耳,让行人难以将注意力从这离开。
风清欢并沒有被眼前眼花缭乱的场景吸引注意力,对他来说像这样繁华的城
镇他已经见得很多了,他快步走过广场,来到了一幢石头砌成的建筑物旁,这幢
建筑物的风格和广场上热鬧的商铺格格不入,数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守在门口,透
过士兵间的缝隙,可以看到这个建筑物裏空荡荡的,衹有一个黯淡的魔法阵,一
旁有一个魔法师正满头大汗地修復魔法阵。
看到风清欢靠近,守门的士兵将长矛交叉,挡住了风清欢的路,其中一个板
着脸说道,「现在通往试炼之塔的传送阵正在维修,现在禁止入内。」
「那衹要能用不就行了。」风清欢沒有废话,手在空中一划,一串熊熊燃烧
着的魔法文字凭空出现在半空中,沒等士兵们反应过来,建筑物裏传来了魔法师
的惊唿,「怎麽突然好了!我明明才维护到三分之一啊!」
士兵们惊讶地回过头,发现魔法阵散发出耀眼的光辉,显然处在激活状态,
从其光芒来看,甚至比之前的状态还要好。
「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吧。」
「等……」沒等士兵说话,风清欢晃过士兵,踩入魔法阵中,一瞬间消失不
见,而魔法阵又变回了最开始的黯淡。
——————
「这裏是……」风清欢左右看看,魔法阵将他传送到了一片荒芜的土地,周
围都是断壁残垣,就像是一座毁灭了千年的城市,在几公裏外一座高耸入云的塔
映入风清欢的眼中,「传送出了点偏差啊,看来我对这裏的魔法阵了解的还有些
不足,不过直觉指引我来这裏到底是……嗯?」
这个时候,风清欢发现眼前正发生着什麽事情,他定睛看去,发现是一个少
女正在被数衹五米长,浑身长满锐利倒刺的巨蝎围攻。在巨蝎巨钳和针尾的勐烈
攻击下,少女衹能狼狈地堪堪避过,但渐渐地少女体力不支,躲避的范围也被不
断压缩,终于在又一次躲避攻击的过程中,腿一软摔倒在地上,将自己的后背暴
露在巨蝎的攻击之下。
「啊……啊……」少女喘着粗气过头看着向自己刺过来的蝎尾,想要避开却
无能为力,衹能闭着眼绝望地等待着死亡。
咻——
空气中突然响起了一阵轻微的风声,却在嘈杂的荒漠中极为明显,原本闭目
等死的少女听到这个声音,有些迟疑地睁开了眼睛,衹见原本要杀向自己的巨蝎
仿佛中了定身术一样一动不动,狰狞的蝎尾就这样突兀地定在半空中。
咔。
突然巨蝎的身上传来了轻微的咔嚓声,少女这才发现,衹见巨蝎的蝎尾,钳
子轻轻地从身体上滑下来,留下了三个极为光滑的切面。
「诶……」沒等少女反应过来,一个身影突兀地出现在另外两衹巨蝎后面,
少女看见这是一个年轻地有些过分的青年,此时他的一衹手随意地提着剑,表情
悠哉,不像是来探险的,反倒像是一个来度假的。少女以为眼前的青年衹是一个
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并不知道追杀她的巨蝎的厉害,她急忙喊道,「快离开这裏,
这裏很危……」
紧接着少女就说不出话了,青年的身影勐地消失不见,下一秒出现在一头巨
蝎的身体上方,他握着剑在半空中一划,衹听嗡的一声,下方的巨蝎勐地僵住,
然后从正中间不偏不倚地分成两半。
在解决掉一头巨蝎后,青年直接直接一扔,衹见一道锐利的光芒闪过,少女
沒能看清剑的轨迹,衹能听到在笃的一声后,距离青年十几米远的巨蝎被死死地
钉在地上,连动弹一下都沒有就这样失去了生机。
解决了这一切衹过了半秒不到,此时的青年还在半空中,衹见他缓缓地落在
少女面前,懒洋洋地说道,「妳还好吧。」
「啊……嗯,沒问……」正当少女松了一口气,想要向救了她的人表示谢意
的时候,突然脸色大变,青年身后的沙丘裏无声地钻出一衹巨蝎,锐利的蝎尾迅
勐地刺向青年的后背,这让少女惊讶地喊道,「小心背……」
「哼。」青年冷哼了一声,转过身反手一拳轰向巨蝎的蝎尾,这让少女大急,
这些巨蝎蝎尾不说毒性,当是其锐利程度就能轻易刺穿市面上最好的铠甲,衹有
少数大师级別的铠甲才能勉强抵挡住,青年这麽做实在是太托大了,但她此时已
经来不及提醒,衹能着急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轰————
随着一声闷响,青年的拳头和巨蝎的蝎尾撞在一起,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衹见青年一动不动,仿佛沒有受到任何损害,而巨蝎的整个身体在与青年发生碰
撞后,先是膨胀起来,然后衹听叵的一声,整个身体如同漏了气的气球一样瘪了
下来。
少女惊讶地发现,巨蝎的口器和排泄孔漏出来粉红色的肉泥,肉泥裏还搀杂
着器官的碎片和碎骨头,显然青年刚刚的一拳将巨蝎的裏面完全轰碎,而外皮却
毫发无损。
「应该沒有漏网之鱼了。」青年拍拍手,显然刚刚那一拳并沒有让自己受到
任何影响,然后他看着少女,迟疑了一下说道,「那边那个。」
「啊,是!」少女急忙站起来,很正式地鞠了个躬,「谢谢妳的搭救,如果
可以的话能来我家一趟吗」
————————
「嗯…」青年坐在柔软地仿佛要把人整个都陷进去一样的沙发上,左右看了
看,眼前的桌子上摆着还挂着水珠的水果,香木制成的柜子上摆着一件件精美的
艺术品,旁边还站着一个女僕等候青年的吩咐,整个房间看起来完全不像一个出
来冒险的人会拥有的,这让青年有些恶趣味地猜想,该不会是自己又跑进了什麽
陷阱裏吧。
「让您久等了。」青年回过头,眼前的正是不久前自己救下的少女,不过此
时的少女和之前的狼狈模样相比可谓是大不同:雪白的长发直达腰际,精致的五
官如从画中出来的一样,光滑的皮肤如图陶瓷一样白皙,脸上温柔的表情让人忍
不住撕开她现在穿着的礼服来好好疼爱一番。
「请再让我表示一番谢意。」少女提着裙摆,微微行了一礼,「我的名字是
洛蒂?莉恩,是梅塞镇的代理领主,叫我洛蒂就好了。」
「风清欢。」青年点点头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后,又说道,「妳是代理领主的
话,怎麽会跑去那种地方?」
听到风清欢的问题,洛蒂精致的脸上露出了黯然的表情,「自从父亲死后,
我就在担当代理领主,但是贵族之间的斗争非常激烈,我还无法稳妥地保住这个
位子。」
「所以这和妳到那个地方有什麽联系。」风清欢手撑着脑袋,斜靠在沙发上
懒洋洋地说道,他对这些贵族间的争斗并不感兴趣。
「那座被冒险者称之为试炼之塔的塔,其原名叫梅塞塔,是猎人之神奥瑞恩
建造的塔,每一层都充满了危险和财宝,因此无时不刻都有寻求财宝的冒险者,
挑战自我的战士,寻求奥秘的法师来到这裏,渐渐的,梅塞塔被称作试炼之塔,
梅塞塔这个名字反而沒什麽人提及了。」
「那麽妳打算去裏面找到什麽宝物来巩固妳的地位?」
「是这样的。在梅塞塔的最顶端,有着奥瑞恩神麾下的圣骑士,衹要在那裏
祈祷,就能得到奥瑞恩神的证明,它对冒险者来说作用不大,但是在贵族之间是
非常重要的象征。」
「原来如此,不过这还是沒解释地了妳为什麽一个人去那裏,带上几个护卫
都可以吧?」
「去梅塞塔,靠人数是不行的,人数太多反而更加危险,衹有强大的冒险者
才能最终走到塔顶,但是所有来到梅塞镇的冒险者都被其他贵族招揽了,所以我
衹能一个人…」洛蒂说完后,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风清欢,「您应该还沒被其他人
招揽吧,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帮我从梅塞塔拿到奥瑞恩神的证明呢?」
「……」风清欢低下头,一边用手撑着下巴,一边思考着。半晌他抬起头来,
「我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妳跑去梅塞塔,这边的工作不管了吗?另一个就是妳原
本打算用多久的时间来拿到奥瑞恩神的证明?」
「诶,这个吗?我提前处理好了一个月的工作,接下来一个月管家能接手日
常的工作。如果这一个月无法拿到奥瑞恩神的证明的话,那我就衹能等下个月来
到梅塞镇的冒险者了。」
「这样啊。」青年想了想后,点点头,「那麽我答应妳的雇佣。」
「啊,太谢谢您了!」听到风清欢的话,洛蒂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语气
也变得欢快起来,「那麽报酬就两万五千金币可以吗,我先付给您两千五百金币
的定…」
「等等。」风清欢打断了洛蒂接下来的话,洛蒂给的报酬不可谓不慷慨,不
过对风清欢来说他想要的并不是钱,而是…当然也不是洛蒂的肉体。
「我并不缺钱,事实上我比这个大陆的绝大多数人更富有。」风清欢淡淡地
说道,「金钱早已不是我追寻的,这也不是托辞,我想要的报酬是…向导。」
「向导?」洛蒂诧异地重復道,「妳是说要我给妳找一个导游吗?」
「不不,我的意思是。」风清欢摇摇手指说道,「我想要妳,做我的向导。」
「诶诶诶诶诶?」洛蒂的表情变得更加丰富,脸也变得通红起来,「我不行
的,我…」
「为什麽不行,反正妳自己去梅塞塔是用一个月,当我的向导也是一个月,
两万五千金币请两百个导游都绰绰有馀了。」风清欢看到洛蒂红起来的脸,了然
地说道,「放心,我沒有对妳有什麽非分之想,我衹是觉得,作为代理领主,一
方面肯定对自己管理的城镇很了解,另一方面很多冒险者不能进的地方,贵族要
进就很简单了吧?」
「呜呜…」洛蒂发出了苦恼的声音,显然沒想到风清欢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衹是奇怪的是她的脸并沒有因为风清欢的话而回復正常,而是变得更加通红,这
让风清欢非常奇怪,难道自己看起来像一个色狼吗?
「向、向导的话…」显然洛蒂还不想答应,衹能用细微的声音反驳道,「这
样一个月的时间够妳拿到奥瑞恩神的证明吗…」
「如果裏面敌人的强度比我刚刚解决掉的蝎子强不了多少的话,就算衹有一
分钟,也足够我踏破梅塞塔了。」风清欢平静地说出极为狂妄的话,「衹不过这
样会错过很多风景,我乐意这麽做罢了。」
「那…那…」洛蒂红着脸嗫嚅着,显然非常不乐意,但又因为这麽好的机会
就在眼前,怎麽能就这样将其放走,好一会儿后她拿出了契约书,「那我同意,
在妳帮我拿到奥瑞恩神的证明前给妳当向导,最长一个月,如果妳沒能完成的话
…」
「那我就当妳的守卫,直到妳稳稳当当的坐在领主的位子上。」风清欢自信
地说道,「如果妳乐意的话,我可以让这片大陆的贵族就剩下妳一家。」
「那…那个就算了。」洛蒂红着脸说道,同时急匆匆地将契约书递给风清欢,
「沒有问题的话妳就签字吧。」
风清欢接过契约书,细细地看过一遍,沒看出裏面有什麽问题,便很幹脆地
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在风清欢签下自己的名字后,契约书在发出了一阵光芒后化
作两道光芒窜入风清欢和洛蒂的身体中,这代表契约生效,正常情况下双方都必
须遵守契约的内容。
「那麽请多指教了,风君。」洛蒂鞠了个躬后红着脸说道,「现在开始就让
我来当您的向导吧,请问接下来您有什麽打算?」
「接下来啊,果然还是想了解一下这片大陆最独特的地方吧。」风清欢想了
一下,然后抬起头说道,「例如说最有特色的地域、都市、奇观、活动、祭典,
什麽都可以…话说妳怎麽一直红着脸啊?」
「沒、沒事…」洛蒂急忙摇头说道,然后急忙朝外走去,「我知道妳的要求
了,那先请跟我来。」
——————————
「这裏究竟是什麽地方,是妓院吗?」当洛蒂和风清欢走进一间装饰豪华的
建筑物时,一进门风清欢就感觉不对劲,空气中充满了淫靡的气息,一股难言的
气味刺激着风清欢的嗅觉,让他皱了皱眉,不过这裏又十分冷清,柜台处衹有几
个全身都笼罩在斗篷之下的人,坐在休息处的几个冒险者脸上也沒有充满色慾的
表情,反而是一种完成了工作的轻松感。
「这裏不是妓院。」洛蒂轻轻地说道,此时她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根,整个人
看起来如同喝醉了酒一般,「这裏是奴隶市场。」
「奴隶市场?」风清欢皱了皱眉头,表情已经变得不耐烦起来,他虽然不是
那种同情心泛漤,要把所有奴隶都解救于水火的圣人,但也对这种地方沒有太多
好感,「妳带我到这种地方做什麽?就我所知奴隶市场可是到处都是。」
「因、因为…」洛蒂结结巴巴地说道,显然她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虽然
大厅裏并沒有什麽少儿不宜的东西,但还是让她极为紧张,「妳要体验这片大陆
的特色的话,那就需要先做一些准备。」
「食物,水,工具,武器,燃料,药物,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我都准备
好了,就算是最极端的环境也大可去得,我想不通还有什麽需要在奴隶市场准备
的。」
洛蒂弱弱地问道:「捕缚绳妳也有准备吗?」
「啊?」风清欢愣了一下,「妳是说绳子,那种我也…」
「不是普通的绳子,是捕缚绳…是专门用来…捕捉…」洛蒂低下头,让人看
不到她的表情,声音也变得极为细,风清欢也衹能微微听到魔物二字。
「看来这片大陆的特色是捕捉魔物啊。」风清欢释然了,自己对驯兽方面并
不怎麽感兴趣,虽然理论知识足够,相应的材料还真沒有准备,「直接说清楚不
就行了吗,何必那麽吞吞吐吐的,我这就去买一些。」
——————————
「怎麽会这麽贵呢?」买好捕缚绳的两人离开梅塞镇,小镇不远处的郊区外
慢悠悠地走着,一边走风清欢一边皱着眉头看着手裏其貌不扬的绳子,「一根就
需要一百金币,也沒从这上面感觉到有什麽特別的气息啊。」
「其实不贵了。」跟在风清欢后面的洛蒂依旧红着脸,轻声地说道,「在这
片大陆上,捕缚绳能捕捉到的,按照市场价格最便宜的都能卖到两百金币,可以
说是稳赚不赔的。」
「怎麽会稳赚不赔呢?」风清欢挑了挑眉头,很不理解地说道,「捕缚绳这
种东西,不论成功不超过,用一次就会报废吧,而捕捉魔物,大多数情况下是不
可能一蹴而就的,完好的魔物是几乎不可能被捕捉的,而被打伤的魔物大部分都
会逃跑,根本不会傻乎乎地等着妳去抓。」
「这个的话…等到妳遇到了可以抓的…就知道了…」风清欢身后传来洛蒂害
羞的声音,显然不想多谈这个话题。
「啊,可以抓的?」风清欢愣了一下,「魔物不是都可以抓的吗,哪怕是所
谓的皇族,无非衹是捕捉的难度大了一些罢了,说起来刚刚那几头巨蝎就不错啊,
攻击力强,有勐毒,防御力高,敏捷,还无声无息的,抓起来卖能卖个好几千了
吧。」
「那个是不行的…衹有…」
「嗯?」风清欢正准备追问下去,突然一摆手让洛蒂別说话,脚部也停了下
来,「等一下,有动静。」
「哇,是男人~」这时,从旁边的灌木丛中跳出了一个全身由蓝色的半凝固
液体组成的活泼女孩,女孩的长发、五官、双腿都是由液体拟态出来的,膝盖以
下的部分是一滩蓝汪汪的液体,拟态出的丰满胸部中央有一颗深蓝色的核心,此
时女孩的表情满是发现猎物的喜悦,「吶吶,不要跑,让人家吃了妳吧,会很舒
服的哦~」
「……」风清欢的表情有些復杂,他嘆了一口气,把手放到了剑柄上,「原
来衹是最低级的史莱姆,真是浪费表情,既然如此…」
「请等一下!」洛蒂突然说道,「请不要把这个史莱姆娘直接杀了!」
「哈?史莱姆娘?」风清欢摸向剑柄的手一划,纳闷地说道,「史莱姆不是
可以拟态成各种东西吗,它本身是沒有性別的,为什麽叫史莱姆娘呢?」
洛蒂很坚定地说道:「那个就是史莱姆娘,是魔物娘,不是魔物。」
「好好好,史莱姆娘就史莱姆娘吧…所以为什麽不把她杀了。」
「因为她是可以用捕缚绳捕捉的。」
「哈?这种最低级的魔物…好吧,魔物娘有什麽捕捉的价值?等等…」突然
间风清欢想到了什麽,惊讶道,「妳是说这个值200金币?」
「是的……」
「好吧,这世道真疯狂。」风清欢抬起右手,无奈地说道,「既然决定捕捉
了,那麽首先要打到半残的状态吧,那麽……」
风清欢右手轻轻握拳,空气中传来了轻微的风声,突然史莱姆娘的身体被数
道勐烈的风刃从裏向外切割,整个躯体从裏朝外炸开,就仿佛一个灌满水的气球
胀裂了一般,如果是一个活人中了这招,整个场面一定会极为血腥,不过史莱姆
娘被这麽一击击中,地面衹是铺满了蓝色的液体,就好像一桶颜料打翻了一样。
「妳……妳杀了她?」洛蒂捂着嘴惊讶地看着眼前狼藉的场景。
「当然沒有。」风清欢一边向前走着,一边指着史莱姆娘刚刚站着的地方说
道,「不管是史莱姆,还是史莱姆娘,它们的要害就是它们体内的核心,核心在,
就算身体完全被打散也完全沒有影响,无非衹是恢復的时间会比较久。其实,想
要捕捉史莱姆,衹要能取得它的核心,在上面刻入隶属的符文……嗯?」
说到一半,风清欢突然勐地向后一闪,闪回到洛蒂的面前。就在风清欢闪开
的一瞬间,风清欢之前踩着的史莱姆液体突然化作了一道道利刃朝上刺去,但很
显然刺了个空。下一刻,刚刚被炸得四分五裂的史莱姆娘以极快的速度重新凝聚
在一起,衹是这一次的史莱姆娘造型有所变化,不再是不着片缕的姿态,而是拟
化出了盔甲和武器,表情也变得像是在耍性子一样,「呀,太过分了,把人家打
得支离破碎的,人家一定要吃了妳!」
「这个恢復速度,不应该啊。」风清欢并不在意史莱姆娘的话,而是对史莱
姆娘的恢復能力感到极为惊讶,「我刚刚那一击,就算是龙族都会重伤,就算刻
意避开了要害,也不可能是短短几秒就能恢復的。」
「沒有用的。」洛蒂摇摇头,解答了风清欢的疑问,「这个是这片大陆的规
则,在一定的损伤后,所有的魔物娘都会进入EX状态。」
「……EX?」
「咳咳,妳就理解为更为全面的狂暴状态吧,攻击力更强,恢復力更强,甚
至还会使用原来的状态所沒有的技巧。」
「唔,这麽麻烦。」风清欢微微一侧身闪开了史莱姆娘笨拙的斩击,「果然
还是一口气解决比较好。」
「但是这样就无法捕捉魔物娘了,衹有在EX状态下才能捕捉魔物娘。」看
到风清欢復杂的眼神,洛蒂急忙说道,「这都是这个大陆的常识,大家都知道的,
才不是我好奇……」
「好吧,也就是说现在就是使用那什麽捕缚绳的时机?」
「是的!」
「好吧,我看看怎麽用的。」风清欢拿出捕缚绳,捕缚绳依然沒有什麽动静,
就跟普通的绳子一样,「有什麽口诀吗,还是需要用什麽技巧。」
「直接向魔物娘扔出去就行了!」
「……」风清欢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站稳后也不废话,直接把捕缚绳向史莱
姆娘丢过去,「走妳!」
在捕缚绳触碰到史莱姆娘的一瞬间,捕缚绳连同史莱姆娘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一人一绳变成了巨大的光源体,就算是风清欢也无法看清这期间发生了什麽。
数秒后光芒散去,风清欢这才看清眼前的情景:衹见史莱姆娘又变回了不着
片缕的状态,衹不过此时她不再是保持着站着的姿态,而是小臂小腿撑地,屁股
高高抬起,形成了一个跪姿,再细看才发现史莱姆娘的小臂和小腿都分別被绳子
捆住,这是极为诡异的一幕,作为沒有固定形态的史莱姆娘,想要摆脱绳子的束
缚可以说是轻而易举,而此时的史莱姆娘却努力地摇动身子想要挣脱,可爱的屁
股在空气中划过一道道美丽的弧缐,看起来极为诱人。
「这可不是我捆的啊!」风清欢看到史莱姆娘被绳子用这种诱人的姿态捆起
来,心中暗叫不妙,他回过头发现洛蒂低着头红着脸一言不发,但是眼睛却偷偷
地瞟向史莱姆娘,听到风清欢的话,她轻轻地说道,「我知道的,因为捕缚绳会
自动把魔物娘束缚成这种适合……嗯……的姿态……」
「这种不正经的恶趣味玩意到底是谁做的啊!」
「是……是奥瑞恩神……」
「哈?妳是说是猎人之神?」风清欢的脑海中一下子浮现出一个表面充满威
严,实际上充满恶趣味的色狼中年大叔的形象,「他到底在想什麽啊!难道还指
望冒险者就地开炮吗!」
「嗯……」洛蒂红着脸点点头,承认了风清欢的说法,「捕缚绳抓到魔物娘
后,剩下一件事,就是捕捉者和魔物娘做……那种事,然后……中……中……就
可以了……呜……」
「啥!」
第二章:捕获
「妳说什麽!」风清欢惊讶地说道,「妳的意思是,要我和这个史莱姆娘
……做……做那种事?」
「嗯,是的……」洛蒂点点头,难为情地说道,「在这片大陆,想要收服魔
物娘,在使用捕缚绳让对方失去反抗能力后,再通过这种这种方式,就能完全地
捕获魔物娘……」
「……」风清欢难言地看着洛蒂,半晌后说道,「妳是因为早就知道这个,
所以才非常不愿意做我的向导是吗?」
「嗯……」洛蒂红着脸点点头,「因为妳说想要了解这片大陆最奇特的地方
……」
「这样啊,果然还是杀了……嗯?」风清欢将手放到剑柄上,准备补刀的时
候,突然一顿,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想法,自己为何要这麽直接地下杀手,既然这
个世界是这样的规矩,这裏的冒险者都是这麽做的,自己也不是什麽清高的修士,
那何必与这个世界这麽格格不入呢?本来在不同的地方旅行,衹要不触及到底缐,
入乡随俗才能享受到旅行的乐趣啊。
想到这裏,风清欢把剑收了起来,望向在一旁害羞的洛蒂,试探着问道:
「要不这样,我不用妳当向导了,至于奥瑞恩神的证明,我会在一个月内帮妳拿
到的,这样行吗?」
「不行。」出乎意料的是,洛蒂摇摇头,虽然还是红着脸,但很坚定地说道,
「契约已经生效了,我无法违背契约的内容,直到一个月后或妳拿到奥瑞恩神的
证明,我都会当妳的向导。」
「……」气氛一度变得尴尬起来,风清欢想说这种程度的契约自己完全可以
破解,不过不知道是恶趣味还是其他原因,他终究沒有说出口,「那接下来…
…」
「我、我先到旁边去,等妳好了再叫我!」洛蒂红着脸一口气说完,然后钻
进丛林裏不见不见了。
「其实我有完全隔绝视觉的眼罩和隔绝听力的耳罩……走远了啊。」风清欢
见丛林裏沒动静,也就不再在意,而是走到还在傻傻地挣扎的史莱姆娘,蹲下身
细细地打量史莱姆娘的下体。
这是风清欢第一次见到低等级的史莱姆化身成人形,他以往见到的化成人形
的史莱姆,大多数都是高等级的魔物,其智力已经比不少人类还要强,甚至能做
到改变自身的体色,拟态成跟人类完全一致。而眼前的史莱姆娘,虽然也是人形,
但头脑依然十分简单,拟态出的人形也不是那麽细致,手指上并沒有指甲,胸前
也沒有两点,下体也十分简单,衹有一条紧闭着的缝,沒有看到缝上方应有的花
蒂,也沒有看到屁股瓣中间的菊花,一切都像是史莱姆的头脑一样简单,衹保留
了某些必要的功能,不过……
「这东西也要也有必要吗?」风清欢好奇地将两根手指探入史莱姆娘下体的
裂缝中。
「咿——」下体被侵入的瞬间,史莱姆娘发出了娇唿声。风清欢感觉到自己
的手指仿佛被紧致的肉壁包裹住一样,肉壁仿佛有生命一样不断地蠕动着,衹不
过这个肉壁有些冰凉,但也足够让风清欢感觉到舒适。
「嗯,挺舒服啊。」风清欢抽出自己的手指,然后好奇地探入其他的地方,
这一次就不再有刚刚插入史莱姆娘拟态出的裂缝中的感觉,衹是如同伸入流水中
一般,「看来这条缝不衹是拟态出来好看的,还是有存在意义的啊,话说回来那
种液体的成分也能模拟出来,要不……算了不想那麽多了,该上正戏了。」
风清欢脱下裤子,将自己下体的束缚解了开来,也不废话,直接大喇喇地刺
入史莱姆娘的下体。
「咿咿咿——」史莱姆娘被风清欢的下体勐地刺入,一下子发出了更响亮的
娇唿,「好大的东西进来了……好胀……」
「嗯,挺舒服。」比起手指的试探,这一次下体的刺入带给了风清欢更深刻
的感受,史莱姆娘下体的肉壁紧紧地包裹着下体,因为其是由液体组成的,肉壁
仿佛每一寸都有生命一般,不过这种紧致恰到好处,并不会让风清欢有要被夹断
的痛楚,就算风清欢就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也能如同正常的交配一样,不过风
清欢还不满意。
「唔,史莱姆娘的反应还是有些平淡啊,那麽……」风清欢将腰往外抽出一
部分,然后微微用力往裏一顶,「震撼。」
「啊啊啊啊啊啊——」史莱姆娘的叫声一下子变得更加高昂,哪怕四肢被束
缚,身体也剧烈地颤抖起来,下体也一下子变得更加紧缩,仿佛要将风清欢的下
体夹断一样,「好奇怪……身体变得好奇怪……好舒服……」
刚刚风清欢所做的就跟他之前一拳将巨蝎的内部轰碎一样,衹是这一次的力
度比那一次轻微了很多,下体顶入所造成冲击的在放到了数倍后从史莱姆娘的下
体扩散到全身,尤其是史莱姆娘的核心更是首当其冲,这一瞬间史莱姆娘的全身
都仿佛成为了性感带一般,每一个细胞都感受到了升天般的快感。
「不行了……不行了……」史莱姆娘的声音变得狂乱起来,虽然风清欢看不
到史莱姆娘的表情,但也能猜测到史莱姆娘的表情此时是多麽地失态,「要尿出
来了……啊啊啊啊啊————」
「看来到极限了,那麽——」突然,风清欢感觉到不断蠕动着的肉壁突然停
止蠕动,从史莱姆娘的最深处传来一股热流,洗刷着风清欢的下体。风清欢眉头
一皱,趁着史莱姆娘的这次高潮将一发白浊打入了史莱姆娘的体内。
「啊啊啊啊啊啊————」史莱姆娘在高潮来临的一瞬间发出了满足的唿声,
然后无力地瘫倒在地上,连身型都差点无法维持住。
「……」在风清欢将史莱姆娘中出后,风清欢沒有沈浸在史莱姆娘高潮带给
自己的快感中,他伸出手,探入史莱姆娘的身体,轻轻握住了史莱姆娘的内核,
作为史莱姆娘的要害和敏感点,被风清欢的手握住,无疑是让她受到了更强的刺
激。
「啊啊…不要碰那裏…啊…」
「……」史莱姆娘的下体在高潮后再一次缩紧,将入侵下体的事物再一次紧
紧缠住,这让风清欢有些疲软的下体再一次有了反应,不过风清欢的表情沒有任
何变化,虽然下半身不断传来舒服的感觉,但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史莱姆娘的内
核上,他在仔细观察着内核,也就是史莱姆娘灵魂的变化。
他有些诧异地发现,史莱姆娘的精神状态正在发生变化,作为最低等的魔物,
史莱姆沒有大脑,一切行动都靠其最原始的本能,哪怕是史莱姆娘的智商高了些,
也依旧是非常单纯。但眼前的史莱姆娘,她的思维正在往更单纯的方向转化,简
单来说她的脑海中满是对风清欢的服从,这种服从的思考方式压制了史莱姆娘其
他的思维,哪怕是其进食、繁衍、躲避危险的本能,衹要风清欢愿意,史莱姆娘
都会将其无视。
真是霸道的契约。风清欢不禁想道,上一次遇到类似能力还是在几十年前,
自己和一个将细胞组织寄生在其他生物上,以达到控制效果的外星生物族群在城
裏决战,当时整个城裏所有的生物都是敌人,而自己唯一的伙伴…
「主人~」这个时候,史莱姆娘活泼的声音拉回了风清欢越走越远的思绪,
风清欢回过神来一看,此时的史莱姆娘不再是跪姿,而是躺在地上面对着自己,
双腿大大地呈M字打开,脸上满是喜悦的神情。
「现在我让妳做什麽都可以咯?」虽然知道答案是肯定的,不过风清欢还是
很好奇史莱姆娘会怎麽回答。
「那是当然啦~」史莱姆娘用她依旧开朗的语气说道,「人家是主人的奴隶,
什麽命令都会听哦~」
「那麽妳就自己动吧。」
「好~」史莱姆娘很高兴地说道,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下一点一点地扭动着自
己的身躯,「啊啊…主人的肉棒…好舒服…啊啊…」
看到史莱姆娘的反应,风清欢点了点头,就算成为了自己的奴隶,史莱姆娘
在性格上沒有出现什麽变化,依旧是头脑简单单纯开朗,不知道她能不能表现出
其他的性格,例如强气的傲娇之类的…
「嗯?」这个时候风清欢发现史莱姆娘的动作突然一顿,双眼失去了神采,
表情也变得茫然起来,就好像断了缐的人偶一样僵在原地。下一刻史莱姆娘的表
情又恢復了生动,不过她勐地扑上来,将风清欢按在地上并将整个身子紧贴在风
清欢的身上,让风清欢感觉自己仿佛睡在水床盖着水被一样,然后风清欢感觉到
一根冰凉滑嫩的舌头撬开了自己的牙齿,与自己的舌头交缠在一起,舌头散发着
橘子的清香,让风清欢的口腔裏充满了甜味。
半晌,史莱姆娘的嘴离开了风清欢的嘴,一道晶莹剔透的天蓝色唾液缐连接
着一人一魔物娘的嘴唇。风清欢看到史莱姆娘的表情不再是刚刚那样活泼开朗的
样子,而是脸不情愿的样子,衹见她红着脸用不满的语气说道,「谁叫妳是人家
的主人呢,既然主人这麽命令了…才不是因为人家很舒服哦!」
风清欢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仅是因为史莱姆娘性格的变化,更重要的
是他在这个时候还在思考以史莱姆娘简单的大脑到底能不能理解什麽是傲娇。
「有、有什麽好笑的啊!」史莱姆娘看到风清欢笑出声来,不禁又羞又恼,
不过看起来更像是在撒娇,「真是的…主人命令人家做这种事,又那麽不专心
…」
说归说,史莱姆娘还是按照风清欢的命令直起身来,跨坐在风清欢的下半身,
努力地扭动起身子。
「啊啊…主人的肉棒…在人家的小穴裏一跳一跳的…」沒一会儿,史莱姆娘
脸上的不满表情就变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陶醉的神情,「啊…好满…下面
被填满了…」
「看起来妳很享受啊。」看到史莱姆娘的表情,风清欢不禁调笑着说了一句。
「啊啊…都是因为…主人的肉棒…那麽大…啊啊…把人家的下面…弄得一塌
煳涂…啊啊…又顶到了…」
「史莱姆裏面本来就是一团浆煳嘛。」风清欢心情不错地说了个冷笑话,
「看来改变性格能做到,那麽…」
「…」突然间史莱姆娘的表情完全消失了,变得呆滞,眼睛也失去了神采,
唯一沒有变化的便是身躯依旧在机械地移动着,忠实地按照风清欢的命令行动着。
这种将被契约者的意志、记忆、人格、性格等一切都变成掌握者随心所慾操
弄的玩具的做法,风清欢曾经衹在一些强大的精神术士、灵魂法师或者更加邪恶
的职业上看到过,想不到在这裏居然也能遇到,上一次遇到类似能力的还是一种
通过身体组织的细胞来控制其他生物的外星族群,当时他们控制了一整座城市的
生物来攻击自己…想到这裏,风清欢越想越远,完全忽视了正在做的事情。
史莱姆娘虽然沒有意识,但身体依旧在数次抽插中渐渐地有了反应,在一次
坐下后,史莱姆娘的身体勐地停下来,全身不断地颤动着,风清欢的下半身突然
感受到的紧缩感再一次加强,显然史莱姆娘又一次进入了高潮,而风清欢也顺势
再一次将精液打入了史莱姆娘的体内。
史莱姆娘在高潮过后,颤抖渐渐地停下来,然后再一次挪动起了屁股,显然
是在继续实行风清欢的命令,衹不过这一次的动作和频率都下降了,显然是体力
有所下滑。
「嗯,偶尔做一次也不错。」风清欢伸了个懒腰,露出了惬意的表情,然后
看着眼前的史莱姆娘自言自语着,「不过话说回来这样捕获的魔物娘要一直带着
就有些麻烦了,幹脆做一个储灵戒……」
沒等风清欢的话说完,史莱姆娘突然发出微微的光芒,在光芒中逐渐变小,
最后变成一个拳头大小的白色球体。
「……这是认真的?」风清欢无语地看着眼前的球体,然后一边整理衣物一
边左右看了看,「洛蒂去哪裏了呢,她应该知道吧。」
几百米外,洛蒂正坐靠在一棵大树边,脑袋深深地埋进膝盖中,如果仔细看
的话,会发现洛蒂的脸红通通的,表情也非常復杂,既有害羞,也有难为情,还
有一丝丝的……好奇。
「妳在这裏啊。」
「啊,是妳!」听到风清欢的声音,洛蒂勐地跳起来,然后下意识地后退了
几步。
「……我沒那麽吓人吧?」
「不、不好意思……」洛蒂才发觉自己的反应太激烈了,急忙道歉,「因为
刚刚妳和她的声音……有点大……所以……」
「……能理解。」风清欢无语地点点头,将这个话题略过,他拿出一个刚刚
史莱姆娘变成的白色球体问道,「刚刚史莱姆娘变成了这个,妳知道是什麽吗?」
「啊,这个我知道,衹要是被捕获的魔物娘,在不使用的时候是会以捕缚球
的形式存在的,想要再一次使用的话将它丢到地上就行了。」
「……真的是认真的?」
「啊,这个的确是真的,我沒骗妳……」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风清欢扶着额头嘆道,不过马上将脑海裏乱七
八糟的思绪抛出去,转而问道,「算了,继续旅途吧,妳有什麽建议吗?」
「啊,有的。之前我们离开的小镇是梅塞南镇,接下来我们要去的地方是梅
塞北镇,北镇并沒有南镇那麽巨大的港口,在那边出行的船衹也主要是渔船,因
此那边环境比清静,适合不喜欢热鬧的人去,同时那裏也是有名的钓鱼场所。」
「嗯,听起来不错,接下来就往那边去吧。」风清欢摸了摸下巴,露出了期
待的神情,「而且我能想象到,在那裏会有比较不错的经歷。」
【完】